熱門文章
想做斜槓青年,先拿回人生選擇權
發表時間:2018-06-22

自從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瑪希....

掌握深度學習力,贏在入社起跑點
發表時間:2018-09-03

Photo/chuttersnaponU....

台灣電子產業化危機為轉機

發表時間:2021-02-22 點閱:106
Responsive image

 

Photo by Christian Wiediger on Unsplash

 

善用美中科技冷戰,實力大進

 

美中科技大戰第一回合,台商左右逢源,戰果豐碩,不過中國科技廠積極搶奪台商的客戶、中國半導體產業重整再出發、海思等IC龍頭的成長力道強勁,加上對台灣人才與技術的搶奪,都是台灣不能忽視的重要挑戰。

 

已過去的2020年,是個災難頻傳的年度,勢必成為人類歷史上關鍵轉折的一年。從2020年初開始的COVID-19肺炎大傳染導致全球封城,對經濟已造成無可彌補的衝擊,更對全球政治及經貿關係帶來深遠影響;其次,則是美中從貿易戰衍生出新一輪的高科技冷戰,全球兩大強權(G2)的對抗,對高科技發展及產業競爭也引發更多的變數及挑戰。

 

到底2020年的COVID-19疫情及美中科技戰這兩大衝擊對台灣的影響為何?從結果來看,這兩個巨大的變數,其實對台灣電子業來說反而都是有利的。

 

訂單滿載,台灣對美出口連創新高

 

簡單分析疫情帶來的改變,雖然人們出國旅遊、貿易往來很不方便,但全世界都宅在家上班、上課,卻造成各種筆電、網通、伺服器、遊戲機等產品意外熱賣,在宅經濟持續發威下,台灣電子業訂單源源不絕,許多公司因禍得福,營收、獲利都創新高。

 

至於美中科技戰帶來的影響更關鍵,美國先是逼迫許多企業將生產線移出中國,限制許多中國製造的網通產品不能夠外銷美國,不少台商因此回台投資設廠,許多資金、人才回流台灣,讓三十年來深受資金外流之苦的台灣重獲生機。

 

其次,由於美國禁止中資企業如華為、中芯的採購與輸出,也讓中國大規模啟動「去美化」行動,並積極投資半導體產業,期望能在2025年建立產業自主化,不過,如今看來中國這個目標並不容易達成,也讓原本許多台商供應鏈先行受惠,其中具關鍵地位的半導體廠商得利最多。

 

根據經濟部最新統計數字,2020年10月外銷訂單為515.9億美元,創歷年單月新高,而且已經「連八紅」,也是2020年二度站上500億美元大關,主要受惠於iPhone 12、PS5等熱門消費電子新品陸續上市及遠距需求產品熱絡等因素。其中,接單金額最高的是資訊通信產品,達170.3億美元,排名第二的是電子產品,達152.1億美元,兩者皆創歷年新高。

 

此外,包括財政部與經濟部也預估,美中貿易戰來到新高峰,但也為台美貿易創造前所未有的佳績。台灣對美出口值不僅在過去兩年連續創新高,2020年更已三度刷新單月出口最佳紀錄,隨著電子產品出口旺季到來,2020年對美出口有望達到480億美元,再創第三年的新高峰。

 

不過,儘管台灣科技電子業受惠於美中科技冷戰,但在企業接單及外銷都不斷創下新高時,也應該注意接下來可能產生的幾個變數。尤其資訊電子(ICT)業及半導體產業都將遭遇各自不同的挑戰,也值得在此文章中做更深入的探討。

 

「台商撤退、陸商前進」成為具體趨勢

 

首先,對國內資通訊電子業者來說,美中科技戰的對峙,已經對經營代工及白牌生意的公司帶來巨大變數,除了製造基地必須從中國轉移出來,分散至其他國家的投資將帶來許多經營層面的新挑戰外,中國因為反擊美國各種制裁行動,如今掀起許多報復及施壓行動,也讓許多企業CEO面臨新考驗。

 

例如2020年以來,國內多家重要資通訊大廠都有處分資產的措施,包括緯創以138億元將昆山智慧手機廠賣給立訊、和碩併購旗下機殼廠鎧勝-KY,還有可成以419億元將泰州金屬機殼廠賣給藍思科技,背後的原因很值得分析探討。

 

觀察緯創、和碩及可成3家廠商的行動,歸納起來都和蘋果有關。其中,緯創與立訊的交易,立訊以買廠帶訂單方式,直接取得蘋果手機代工業務。至於和碩併鎧勝-KY,目的也是希望合併後做更有效的資源整合,積極爭取蘋果訂單。

 

至於可成賣給藍思的金屬機殼廠,賣價高達新台幣419億元,也創了近年來兩岸企業併購的最高金額。可成與藍思的交易,一樣是連同蘋果iPhone機殼業務一起賣掉,泰州廠業務占可成2019年營收的4成,一家年營收超過900億元的公司做如此大膽決策,也顯示可成董事長洪水樹已經看到未來的新挑戰。

 

事實上,這3家公司的交易案都和蘋果息息相關,除了蘋果訂單是兵家必爭之地外,最後都演變成「台商撤退、陸商前進」的局面,更代表中國企業面對美中科技戰時,對於中國本地製造的主導決心更加強烈,同時政府及民間也頻頻對蘋果施壓,要求讓中國企業承包蘋果在大陸的訂單,否則會對蘋果在中國的銷售進行抵制,就像美國打壓華為一樣。

 

過去蘋果訂單一直是台灣代工廠的囊中物,台商也因此建立在中國電子製造業的龐大帝國,從鴻海、廣達、緯創、和碩、仁寶到英業達,打造成台灣電子業的半壁江山,不過,如今台商好日子已進入尾聲,最低的水果已經被摘完,面對陸商崛起,台商必須讓出更多中國製造的大餅,這恐怕已是既定的事實,未來台商要如何在其他國家重建製造基地,如何再往上轉型升級,顯然都是無法迴避的考驗。

 

同時,在美中對抗的大環境中,中國政府強力支持本地企業發展的決心,未來不管是立訊或藍思,都很可能一躍而為規模更大的世界級企業,並與台灣電子業競爭抗衡,未來必然會有更多企業要像可成的洪水樹一樣,及早進行資源重整及策略轉型的工作。

 

中國半導體產業整理後重新出發

 

其次,對於台灣另一個關鍵的半導體產業來說,美中科技戰雖然暫時還未帶來巨大衝擊,有很多企業還得利於「去美化」而訂單大增,其中台積電、聯電為首的晶圓代工產業因技術領先及產能不足而受惠最多,另外聯發科、日月光等IC設計及封測業者也跟著訂單大增。不過,在這些利多因素匯聚下,仍然不能忽略中國積極投資半導體產業可能帶來的長期衝擊與影響。

 

先看中國在半導體產業的表現。2020年最受矚目的當然是中國IC設計龍頭華為海思,因為美國禁止關鍵零件賣給海思,讓華為的基地台與手機出貨受到嚴重打壓;其次則是晶圓代工大廠中芯,也面對美國政府對其頒布銷售及投資等禁令,讓中芯許多訂單都流向聯電及台積電。

 

至於近來更慘烈的新聞是紫光集團債券已多次違約,未來恐將走向破產重整之路,此外2020年9月延攬台積電前營運長蔣尚義等團隊的武漢弘芯,也因資金斷鏈而宣布停擺。中國積極進軍半導體產業,如今確實出現第一波的受挫。

 

不過,這幾個案例,卻未必意味著中國半導體業沒有希望了,我認為,接下來中國在半導體方面的投資仍會持續進行,而且尋求自主技術的發展力道將會更強,未來有兩個重要指標值得觀察,也就是華為海思會如何尋求再起,以及中芯將如何與本地設備供應鏈發展自有技術。

 

人才挖角與技術爭奪戰火猛烈

 

在華為海思部分,雖然2020年9月中開始,就因為美國禁令而無法在台積電下單生產,但海思在禁令前提早下單的數量,卻多到可以把所有人都嚇一大跳。根據IC Insight在2020年8月初的估算,海思上半年營收達52.2億美元,成長率高達49%,全球排名從2019年第16名擠到2020年第10名,進展速度相當驚人。

 

此外,工研院產科國際所日前做半導體預測時,也估算海思2020年全年營收可達107.2億美元,成長率高達44.5%,一樣是全球IC設計業前七強中成長率最高,這個成長幅度及金額都不輸台灣的聯發科,而且最嚇人的是,海思從2020年9月中以後都很難有業績挹注,等於是用不到三個季度的營收來算,確實相當不容易。

 

因此,當海思面對偌大壓力下,仍然能拿出驚人的成績,未來若美國對華為海思禁令有所放鬆,很可能海思的下一波成長會更驚人,這將是全世界半導體業,尤其是台灣最應密切關注的。

 

在中芯國際部分,根據中國媒體報導,雖然中芯因為美國禁令無法使用最新的艾斯摩爾EUV設備技術,但中芯研發中的N+1製程已交出好成績,中芯的N+1製程更接近8奈米製程,會比同業的7奈米製程要來得差,但能形成差異化,主攻低功耗產品的市場。中芯已延攬來自台積電的梁孟松擔任聯合執行長,未來的動向也很值得關注。

 

另外,除了產業正面競爭外,中國對台灣IC產業的人才挖角與技術爭奪動作不斷,也成為台灣半導體業發展的一大漏洞。中國是以外商公司名義來台,避開法令及稅務等限制,以在境外發高薪的方式爭取台灣員工在台工作,但3年一到就將技術搬回中國,這些手段已嚴重引發台灣半導體業技術外流的擔憂,也是台商因應競爭時應該關注的重點。

 

〈更多文章內容請詳:台灣銀行家 [第134期]
探索更多精彩內容,請持續關注《台灣銀行家》雜誌 (http://service.tabf.org.tw/TTB)